小镇模式里“最成功”的失败案例

  2017年6月24号,在考生们填报志愿的忙乱中,熊轩昂的一段采访视频火爆网络。

 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个什么话题呢,小镇模式是当下所有房企的热点,大量的城市和房企都在主导研发小镇开发,希望可以探索出一种新的成功模式

  所有人都在尝试,所有人都在探讨,而今天,我想和各位分享一个小镇模式,从经济学或者房地产开发的角度来看,无疑他是成功的,但某种程度上他也承受了异样的关注

  毛坦厂中学,这个赫赫有名的中学位于安徽六安,小镇名字就叫毛坦厂镇(以下简称毛中和毛镇),但我要解释一下,这里不生产毛毯,当然也不生产坦克。

  这个偏僻小镇总人口5万,外来人口就占3万,房租连年高涨已直逼北上广,从房地产的角度来说,这应该是标准的小镇开发成功模型,但是依赖的核心“产业”却是高考这个独特元素,所以这应该算第一个被妖魔化的小镇模板了

  cctv9的一套纪录片「高考」则真实记录了这里的真实境况,我们尝试的冷静客观的分析这样的小镇模式

  毛中每年高考本科上线%。就依靠这样的录取率,每年都可以吸引大量的落榜青年在这里复读,我们看下在这个小镇里高考是怎么进行的

  「三个红线不能碰啊,第一、不准男女生接触过密;第二、不准上网;第三、不准与社会闲散人员交往」

  这是纪录片开头,在一片黑幕之下,一位毛中的班主任程晓东对一百多位学员冷酷的训话。

  在课下,老师会突击检查学生的寝室,就算租房在外也不能幸免,一切和学习无关的东西都要没收,不能上网、不能听歌。

  所有学生的一举一动都在老师的监管之下,老师还会拍下学生开小差的画面去找学生和家长谈话。

  在毛中,学生每天早晨5:30起床,晚上22:50放学,期间午饭只有10分钟的时间,送饭的父母大多等在学校门口,孩子草草吃完来不及寒暄就回去继续学习。

  这个总群数量庞大,甚至超过学生。这里3万外地人的构成,一万高考生,一万高考生的父母,还有一万是服务高考生和他的父母们的商人

  而所有的商业模式中,为了让学生安心学习,当地政府甚至关停了镇上所有娱乐场所,包括网吧、游戏厅和台球厅等,留下小摊贩餐饮店服装店等。

  为了加强对学生的监管,毛中要求学生的家长尽量都来陪读,毛中的学生也大多是陪读生,有的学生需要一位,有的学生需要两位

  这个偏僻小镇当地人口只有1万出头,但是学生加上陪读的家长却有三万多。庞大的需求造就了狂热的租房市场,10余年来,学校住宿不足,许多家庭就租房陪读,在这个穷形僻壤催生出火热的「房地产经济」。

  在镇上,「陪读房」的出租告示随处可见,一间小房间一年的租金大概在8000~20000元,而且还在以每年500~1000元的幅度上涨。

  年年高考周而复始,让毛镇的经济完全绑在了毛中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上,「高考小镇」带来的虹吸效应,让深谙小镇开发套路的房地产大佬们都不得不叹服。

  这种几乎赶上北上广的高价,出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,也是毛中一直被妖魔化的原因之一。

  毛中的学生家庭几乎都是普通到极点的那种,父母当小商小贩、纺织厂做工、或者在学校当个保安。这些人能给孩子如何优质体面的教育呢?

  所以在整个城市里,呈现另一种特别有趣的场景,本地人因为有房子出租特别有钱,外地人为了赚钱开始做起了各种服务性行业。而外地人在当地工作某种程度上也支撑起了城市的产业运营

  在毛镇,房价高、物价高、孩子受苦、父母遭罪,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?

  在毛中的学生,大多是高考落榜后的复读生,大多来自小县城,家境也都一般,考上一个理想的一本、二本对大多顽劣的学生而言只是个奢望。

  但大多数情况下,落榜的考生不会是没有原因的,有的是观念被动,有的是学习环境差,有的压根没接触过正确的教育方式。

  如果不选择复读,去到一个九流的大学,或者就此结束教育,那么也就等于关闭了自己那一点点可能的上升通道。

  对于90%的中国学生而言,不看文凭的社会在中国还不存在,读书无用论也只是自暴自弃者的自我安慰罢了。

  这些人熬过了毛中的岁月,大多考上了梦寐以求的本科,在回校的谢师宴上,他们的笑容无比真诚,洒脱地谈论着自己的大学生活。

  在毛中的贴吧上,一个关于「毛中真的那么恐怖么」的问题下方,28个回复中有21个回答是“不”。

  可能对于毛中的这种环境,真正身处其中的学生并没有觉得恐怖,被社会就此放逐和逼自己再努力拼一把之间,大多数还是会更高兴选择后者吧。

  阳光不可能公平地洒在每一个人身上。对于毛中的学生来说,教育公平从来都不存在,高考状元们接受的教育质量和毛中的学生差异巨大,为了努力填平这个沟壑,普通人要付出的自然看起来要残酷得多。

  首先,我们看到的是区域内构建了一个强劲的产业源:高考,而且极致的把这个源头做到极致。

  因为教育这一个所有人都不能抗拒的痛点,吸引了大量的外来人口导入。正如文章开头里提到,所有人都太希望通过教育改变自己,而这成为了大多数年轻人的信仰

  人口导入自然会为城市注入经济,并且衍生出大量的周边产业,所以强劲产业到后期成为产业链

  这种小镇成功的模式可能给到现在不少操盘做小镇的朋友一些参考,如何引入外来人口,如何维持本地人和外来人的平衡,如何持续产生消费和经济,这个“高考小镇”都有很好的借鉴

  当然,对于这样的小镇,毫无疑问一定会被妖魔化,因为特殊,因为小众,因为针对人人都很敏感的教育行业

  至于毛中的存在是不是真正的妖魔,它的是非功过,恐怕只有时间和那些学生的未来,才会给予公允的评价

  所以这种模式算成功么,很难说,因为这里的小镇我们看不到我们构想的那种欢声笑语的场景,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导入了人口,解决了就业,创造了经济

  一个考生在查询成绩,隔着屏幕的我已远离高考近十年,本以为心如止水,但没想到竟也跟着揪心起来。

  考生查完分数,好在过了14年的一本线,为了陪读关掉厂子来毛中当保安的父亲,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  你看,不管是旁观者还是亲历者,不管你离高考这个名词有多遥远,只要你想在那阶级壁垒上撬个缝,只要那白纸上存在着那个数字,只要你想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  希望所有的小镇模式都可以成功,正如这个高考小镇一样,虽然各种妖魔化,但好歹也帮助了不少年轻人实现了当下的梦想

  各位朋友如果曾经看过真叫卢俊的地产观,方便的时候麻烦和别人说下,真叫卢俊现在在这里,感谢感谢

  另外各位有空的话,也可以去逛下口水地产,很多日常记录的观点,不能写成文章的内容,卢俊都用说的方式给大家来呈现了,一周更新五次,连续更新一年,大家可以去看下

相关产品推荐

在线客服 :

服务热线:4006-825-836

电子邮箱: admin@penncross.com

公司地址: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

澳洲赛车官网 坚持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,以合法的方式践行企业发展之路。公司自成立以来,一直秉承诚信经营的核心理念,坚守正品行货,提倡质量第...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澳洲赛车官网服装定制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